安歌

你还在的时候 问我 『我走了,你会哭吗』

啊啊啊真的画了 原梗是@顾舒童 太太的学霸日常

感觉这篇超好看!超有亲切感的w期待太太下一篇文!!

【【我流乐哥就算是短发也要比别人长!

wocccc自从看完剧情我就不知为何超喜欢瓦迪安——

好想把他压在床上操哭他啊啊啊【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如果之后出现了梅里赛×瓦迪安三千字肉文的话不要怀疑就是我干的【你会写肉吗醒醒


涂个!

夏天就是要吹着风扇吃雪糕啦!


oh灭神的诅咒……那真的不是喻队接手之后改的名字吗?老魏那时候还叫死亡之手吧[思考.gif]

【双花】耳边风03

写写老叶(¦3_ヽ)ュ
明天就考试了我还在更文……我在想什么啊到底





人生啊,总是你不想来啥,但是它偏来啥。

昨天刚刚缓过劲来的张佳乐,今天就在自己班级那个空了一年的位子上看到了孙哲平。

他来的挺晚,到了教室里之后其他人已经把孙哲平围住七嘴八舌的问起来了。

“大孙你怎么来啦!这一年都干嘛去了!”

“呃……没干嘛。生了场大病,休了一年咯。”

“什么病啊这么严重!现在还好吗?”

……

……

孙哲平一边和众人打着哈哈,含糊不清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一边不经意的往张佳乐这边瞅了一眼。

张佳乐没和他们凑热闹,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表面上波澜不惊的,其实他心里也是小鹿乱撞,脑子里一团浆糊。

熬过了第一节课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去找了孙哲平。

“张佳乐……?”

孙哲平看他朝自己走过来,就叫了一声。

“……?”

张佳乐内心,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这人不是失忆了吗?!

“你……”他犹豫了一下:“你驴我?昨天你不是不知道我是谁吗?”

“哦,我确实不记得了。”孙哲平解释:“不过我昨天发现QQ里有你的好友,正巧你发了条说说,我就点进去看了一眼,看见你以前发的一张自拍,就想起来你应该是我昨天下午在游戏厅里碰见的那个了。”

自拍?自己什么时候在QQ上发过自拍了?难道是自己和黄少天的那张颜艺照?!张佳乐有点抓狂。

先不管什么自拍不自拍的,他有一件事必须要弄清楚。

“你……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孙哲平有点抱歉的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好吧……”张佳乐叹了口气:

“不过你还记得老叶他们,是吧?”

“嗯,他们的事我多多少少都能想起来一点”孙哲平顿了顿:

“很奇怪,就只有关于你,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就好像你根本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过一样。我也是听叶秋……修和我提起,才知道有你这么个人。”

张佳乐不知道此时他是该悲伤还是如何,他甚至觉得有点好笑,所以他真的笑出声来了。

他不知道此时对面坐着他昔日最好的朋友,却唯独把他的事情忘了个干干净净,他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

孙哲平看他不说话,便接着说

“也许……是有什么我非忘掉你不可的理由?”

非忘记自己不可吗……

可能……真的有吧。

张佳乐死死的盯着课桌发了一会呆,然后突然抬起头对孙哲平说:

“不管怎样,你知道咱俩的关系曾经很好就行了!你回来以后就跟着我走吧!”

孙哲平愣了一秒,可能没想到张佳乐这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他想了想,

“好啊。”

后来张佳乐回想起来,那天孙哲平的那个笑容,和他俩初识时孙哲平对他的笑容,简直一模一样。

仿佛他俩又回到了第一天。

借用叶修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岁月正好。








其实,这句话也并不是叶修自己说的。当他还在青涩懵懂少年猖狂的那个年龄,身边就有着这样一个朋友,拥有着不该属于他那个年龄的成熟和心酸。

他是个天才,他叫做苏沐秋。

14岁,叶修和家人大吵一架,第二天,他就提着行李从B市坐火车到了H市。当时他只想离家里越远越好,还完全没考虑过自己到了之后该做什么。

火车站很挤。过往的人或大喊,或疲倦,或欣喜,或匆匆,有谁会注意到有个提着大行李站在那儿手足无措的小男孩?离家出走?谁会想那么多啊?

叶修自离家之后第一次感到无助。无助的迷茫,心里空落落的。

远处出站的台阶旁,站着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孩子,旁边还有一个更小的女孩,正在给行人发传单。

“哎先生看看这个吧……啊不好意思挡到你了……呃……哎等等……沐橙……沐橙!对不起阿姨让一下……”

因为刚刚叶修坐的那辆火车进站,人流变得湍急,很快就冲散了那个小女孩。

“哥……哥!我在这儿……”

眼看着小女孩要被人群挤到出站口了。那男孩急了,要知道他们可是好不容易躲过巡查的视线来到站口的。

突然,女孩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稳稳的扶住了。

她回头,看见是个和自己哥哥差不多大的男生,提着一个挺大的行李箱。

“啊……谢……谢谢”

“先过去吧。”叶修简洁的回答。

叶修拽着女孩,和他哥哥挤到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

“哎谢谢你啊。”男孩喘了口气,赶紧向叶修道谢:“要是被挤出去了,不知道又要多麻烦才能回去呢!”

“嘻嘻。”他身边的女孩笑:“所以我说我可以去拖住那个大叔嘛!然后哥哥你再趁机过去……”

“不行。”男孩立马打断了她:“沐橙我和你说你想都别想,这儿那么乱,再……”

“好啦,知道了知道了。”被叫做沐橙的女孩吐了吐舌头:“哥哥胆子真小。”

“喂!我可是为了你着想……”男孩怒。

“那个……”叶修及时的阻止了男孩继续啰嗦:“你俩……在这儿发传单?就你俩?”

“是咯!”男孩有点无奈的耸了耸肩:“没钱啊!没办法,只好出来能干点啥干点啥啦!”

叶修突然不知道怎么接话好,他以前从未注意过,像他这么大的孩子,不该都是被父母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口里怕化的细心呵护着吗?

就算他这次离家出走,跑了将近半个中国从B市来到H市,他也觉得过不了多久自己的行踪就会被父母发现。因为……他用的是他弟弟的身份证。

“你们在哪打工?”叶修问:“能……带我一个吗?”

“哦……!”男孩看了看他身边的行李箱:“哈哈,你不会是离家出走的吧?这可不好,快回家吧!”

叶修无语,显然那时候的他还没练成铁齿铜牙用实话嘲讽人的技能。

“开玩笑的,你想来就和我们一起走吧!”男孩笑着说:“不过我们住的地方可肯定赶不上你在家里啊,不介意吧!”

叶修摇摇头。

“行,多了个干苦力的,挺好!”男孩转头对妹妹说。

“对了,我叫苏沐秋,这是我妹妹苏沐橙,你呢?”

叶修眨了眨眼,说:


“我叫叶秋。”



TBC

剧情需要,就把老叶遇见伞哥的时间提前了点……

不要脸的打tag_(:з」∠)_


【双花】耳边风02

01走右边→






门口的人踏进游戏厅的时候,张佳乐瞥了一眼。

他整个人瞬间僵住了。

紧张

担忧

焦躁

惊奇

他说不上脑子里的是哪种感情,只觉得大脑充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过了一会,他终于艰难的开口:



“……孙哲平?”

下午三点的阳光斜斜的打进来,被门口人的身形遮住了一半,像是给他的身遭镀了一层金。

时光正好。

紧接着孙哲平说出了一句他一辈子都不想再听到的一句话:




“你……是谁?”





很久很久以前,当张佳乐还是中二的小张佳乐的时候,有人和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不过因为当时那个人也只是个中二的小少年,张佳乐只把他说的这话当作耍帅。

现在好了,他倒是挥别的干净,直接装失忆……但是自己呢?

张佳乐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跑出了游戏厅,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街道上很安静,昨晚刚下过雨,游戏厅后身的墙壁被青苔包裹着,潮湿的气味充斥着他的鼻腔。

张佳乐吸了吸鼻子,在台阶前慢慢的蹲下。

夏天,有人和自己挤在寝室的一张床上,额头贴着额头,热的半死,还作死的一直讲鬼故事。

刚开学,就有人拉着自己翘了开学典礼,说一定要去街角那家刚开的游戏厅看看。

每次自己被叶修气的要哭,都有人笑着劝自己说叶修的话你不要在意认真你就输了。

这个人,是谁啊?自己怎么可能忘记了呢?

张佳乐有点郁闷的想着。




张佳乐跑出游戏厅之后,林敬言就觉得不妙。

他感觉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太狗血,搞不好张佳乐就会像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最后发现恋人失忆情绪失控投河自尽了呢?

所以他就和方锐打了个招呼,赶紧跑出去追张佳乐了。

“老孙啊”叶修慢悠悠的叫孙哲平,显然他还没从刚才发生的事里反应过来。

“来来来”叶修招呼着他,让他坐在自己旁边:“还记得我是谁不?”

孙哲平摇摇头。

下一秒,叶修面无表情的“啪”打了他脸一下,把孙哲平打的有点懵。

“哦……”他突然反应过来:“你是叶秋……?”

“准确的说,我现在叫叶修。”

……wtf?

“哎我说老叶”一边的方锐都看着叶修简单粗暴的方式,有点无语:“人家刚刚想记来点,你就别添乱啦。”

关于叶修名字的问题可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现在还是不要说的好。

“哦。”叶修又问:“你这是怎么了?把咱哥几个都忘了?”

“不好意思。”孙哲平说:“高一那年不是出了点事儿吗?我休学了一年,有些事也就慢慢忘了。”

“你忘性真大。”叶修笑了一声,说:“都忘了瞒谁也瞒不过我了。”

孙哲平不说话。

“选择性失忆?”叶修试探着问。

孙哲平默默的点了点头。

“唉……”都到这份上了,有些事儿孙哲平不想说,叶修也不能强问,不过有一件事他还是很好奇的。

“刚刚跑出去那个人,你还能想起来他是谁吗?”

“扎小辫那个?”孙哲平问:“这个我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了。”

“那不应该啊,”叶修喃喃道:

“他不应该是你最不能忘的人吗……”

游戏厅里一片沉寂,只能听见外面马路上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





等林敬言气喘吁吁的追上张佳乐,发现他蹲坐在游戏厅后面的台阶上,画面要多落魄有多落魄。

他走过去,还没等张口说什么,张佳乐就站起了身。

“没事儿,老林。我没事儿。”

张佳乐看起来想挤一个笑给他,不过失败了。林敬言回给他了一个 没事就好 的标准笑容。

“走吧,我请你吃点东西。”林敬言和他说。

“卧槽老林你真好”张佳乐瞬间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那我要吃双皮奶,加两份红豆的那种!”

“甜死你……”

等两人吵吵闹闹再走回游戏厅,叶修和孙哲平已经走了,只剩下方锐还在jjc里虐菜,而且虐的很爽的样子。

“抱歉。”林敬言没想到方锐还在等他:“咱们回学校?”

“回教室非得被抓着不可,”方锐古灵精怪的说:“现在下午的课还结束呢。”

“那回社里待着吧。”张佳乐提议:“上了晚课再回去。”

张佳乐能和这群不正经的人凑在一起,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在一个社团的原因。

其实社团是最初叶修和几个上届高三的前辈创建的。一开始他们只是想怎么能在社团活动时间的时候正大光明的打游戏,于是提交了这个申请。美名其曰电子游戏研究,简称电研社,这几个小子还自诩名字起的相当不错,说出去那叫一个高大上。

后来几个学长毕业了,社长就变成了叶修,一开始连人数都勉勉强强凑齐的电研社竟然逐渐壮大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听了张佳乐“进社就可以随便打游戏顺便可以跟学神叶修合影握手要签名啦”这样的宣传,总之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直接导致校领导对他们这个小社团的关注也越来越多。上一次教导主任还找到叶修亲切的询问他电研社平时社团活动一般都是什么,搞得叶修同学也是十分的头疼。

后来众人表示,他们多少也都是听了张佳乐的那句宣传,不过有人是因为前半句而来,有人是因为后半句而来,其中因为前半句而来的人占97.5%。

所以也是有那么一两个人是因为后半句而来的,比如乔一帆。

刚进社的时候,乔一帆就激动的握住了叶修的手。

乔一帆:“你……你就是叶修前辈吗!”

叶修:?

乔一帆:“那个……我听同学说,握了学神的手,就能沾染福气保你考上大学!”

叶修:“……”这tm谁说的啊!把我福气都沾走了怎么办!

不过很快大家就发现乔一帆并不是只为了和叶修握一下手才来到电研社的,他打游戏也是一等一的厉害,从他平时安安静静有点内向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而且他还承包了为社团众人打水的职务,大家都很喜欢他。

社团嘛,就是方便大家一起打打游戏,撕撕逼,谈谈恋爱什么的。可惜电研社里大部分都是一帮大老爷们,每次的活动就基本上只剩下前两项了。

不过还是会出现几朵奇葩的,比如现在张佳乐在社团桌子上趴着,旁边方锐和林敬言正在有(da)说(qing)有(ma)笑(qiao)

张佳乐心有点累,不知不觉就迷糊过去了。

他甚至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人的背影,一直在向前走着。不管他怎么喊,怎么追,他都没有回头。

突然间一道光亮,那个人的身影破碎成了一片残花,还有,鲜血。

残花混合着鲜血。

张佳乐一个激灵,睁开了眼,原来是林敬言叫醒了他。

“晚课要开始啦!”他说。

“哦,这就走!”




晚上,张佳乐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刷起了动态。

他看着一群没写完作业的剁手党哭天喊地的抱怨作业太多啦根本人性呢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张佳乐在心里默默吐槽那是因为你们边写边玩好不好【作者的膝盖中了一枪】

然后他非常善意的分享了几张双皮奶的照片,引来一大片半夜饿着没东西吃的深夜党的哭嚎。

张佳乐刚想锁屏睡觉,就发现了一条他不该错过的消息。



孙哲平 赞了你的说说。


TBC




孙哲平:其实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
叶修:……
【划


开玩笑的,大孙是真的选择性失忆,有兴趣的可以百度一下_(:з」∠)_





【双花】耳边风01

又来开大坑ˊ_>ˋ
很俗的学园paro 不过大概是以青春为主
主双花,这章基本上是林方……
能接受的往下↓↓↓




“老林!下午游戏厅?”

“行。”

“嘿!好哥们。”



张佳乐又逃课了。而且这次是带着平时看起来一脸斯文的林敬言去的。

还在高一的时候,张佳乐其实是不怎么逃课的。有句俗话说得好:高一学习是傻子,高二不学变傻子,高三傻子也学习。如果按这个道理来说,张佳乐简直就是逆生长。

不过幸亏他遇到了一群和他一起逆生长的傻子。



今天林敬言心情不太好。昨天他鼓足勇气向一个经常和自己没大没小混在一起的学弟表达了心意,不过可怜的小学弟明显被吓呆了几秒。

然后他和林敬言说:“老林,你是个好人,但……”

你以为接下来会是学弟给林敬言发卡然后说我们都是男人这样不合适所以林敬言就闷闷不乐一直到现在?言情小说看多了吧你!年轻人的青春里应该会有这种不合路子的发展吗?!

其实,他说的是:“老林,这事儿让我再想想……”

结果他就一直想到了今天,直接导致林敬言中午找他去食堂他都好像没看见一样走了过去。

林敬言这个愁啊,别自己再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正巧张佳乐找他去游戏厅,他寻思着出去换换心情吧,就同意了。

一路上张佳乐心情挺不错,拉着林敬言胡扯海扯。林敬言一路上摆着一张苦瓜脸。

张佳乐发觉了不对,便问:“老林,咋啦?愁眉苦脸的。”

林敬言不知道怎么和他说。我失恋了?感觉也不太对……于是他就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张佳乐死盯着他:“……你失恋了?”

林敬言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连声否认。

“哈哈。”张佳乐笑:“我就随口一说,看给你吓的。”

林敬言:……

“不过老林我告诉你哈”他突然神秘兮兮的凑了凑:“你要是有恋爱方面的问题就告诉我,我可是很有经验的!”

林敬言一脸无语的看着他:“你有什么经验啊……别告诉我是你高一那阵儿和……”

林敬言突然卡住了,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张佳乐。

张佳乐也愣了几秒,随即明白了林敬言是不想在他面前提到那个名字。

他勉强的笑了笑:“没事儿。”又轻声道:“都过去一年啦。”



张佳乐前脚刚一踏进游戏厅,就惊呼了一声:

“叶修?!!”

这个时候游戏厅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些和他们一样逃课的学生和无所事事的小年轻。张佳乐一眼就在这群人里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叶修叼着烟,冲他有气无力的打了个招呼。

林敬言后脚踏进游戏厅,也惊呼了一声:

“方锐?!!”

方锐今天心情也不太好,正巧碰着叶修要逃课去打游戏,就死缠烂打着也要和他去。

结果在他输给叶修第五次之后,就在游戏厅里碰见了他现在最不想碰见的人。

哦,顺便说一下,方锐就是那个小学弟。

“老叶你不学好啊,都高三了还逃课出来,还带坏人家小学弟!”张佳乐到前台交了钱,找了个叶修旁边的机子坐了下来。

“呵呵。”叶修笑了一声,把烟雾吹了他一脸,弄的他一阵咳嗽:“你不也一样。”

林敬言坐了下来,一边方锐有点尴尬的看着他

“嗨……老林。你怎么也来了,你平时不都不会翘课出来的么……”

林敬言说:“心里有点闷,想出来透透气……”

一边叶修要死不死的声音传过来:“呦,巧了。方锐心里也有点闷,我都不忍心和他打了。要不你俩谈谈?我俩回避?”

说完他就起身往别的机子走,张佳乐一开始还有点迷茫,不过很快秒懂了,走之前还偷偷给林敬言竖了一个大拇指。

这都哪跟哪啊……林敬言在心里苦笑。



“哎哎老叶”一边走着张佳乐追着叶修问:“你是怎么看出来他俩有事的啊?”

“恋爱中的人啊……”叶修咬着烟,有点含糊不清的说:“就跟换了个人儿似的……”

说着他就和张佳乐简单陈述了一下方锐之前种种心不在焉的行为。

“卧槽……”张佳乐惊呆了:“这人真的还是那个猥琐方吗?”

“哼。”叶修用鼻子嘲讽了他一声:“你和那谁那时候不也一样。”

叶修之所以称为叶修,就是因为他可以淡定的说出很多人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事儿。

“谁那样了!”张佳乐抗议:“我可一直是很耿直的!”

张佳乐收获了叶修的嘲讽×2



“方锐啊……”在接着和林敬言pk输了第七把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那个……昨天我和你说的那个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

方锐明显顿了一顿:“老林……这事儿,再让我想想。”他说话的语气简直不像平时那个伶牙俐齿垃圾话满天飞的方锐。

其实方锐心里对林敬言也是有点意思的,要不他也不会一开始就腻腻歪歪地黏在他身边。说起来,是他自己最先找到林敬言的,却反倒让林敬言先开了口。那一瞬间他心里也是炸开了花,不过第二秒他就冷静下来了。

“你已经想了一天了。”林敬言有点无语的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又不会强求你。”

“嘿林敬言我就是得再想会儿你管的着吗你”方锐突然有点气,不过随即反应过来林敬言他还真管的着……

他们就这样相持了几秒,最后还是方锐缓缓的开口:

“其实吧,老林……”他说:“你都高三了,我可不想因为这事儿毁了你的大好前途。”

林敬言有点哭笑不得,原来方锐是因为这个才躲着自己?这不像他啊!

“那你觉得,你这样躲着我,我就能好了?”

“嗯……”方锐垂下眼睑,有点闷闷的说:“不过我也想了挺多的。有些事儿,我还是得跟你说……”

“老林,其实我也……”

方锐的话还没说完,就惊讶的发现,旁边的人冲他低头吻了下来。

林敬言比方锐高上那么几厘米,他这么一凑近,就把游戏厅门口那唯一的一点光也挡住了。

方锐脑子里乱糟糟的,视线里只剩林敬言的脸。

林敬言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碰了一下他的嘴唇,不过已经成功的阻止了方锐接下要说的话,并且使他大脑短暂当机,刷满了“老林他亲我了老林他亲我了老林他亲我了”这样的弹幕。

“就这样吧”林敬言笑着对他说:“我明白了。”

方锐觉得,他的生活照进来一束光,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总是被人打趣猥琐方了。

因为,有一个流氓,加入了他的生活……



“啧啧,年轻真好啊。”张佳乐在一边远远的看着。

“别说的像你很老一样。”叶修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哎对了,你上次输给我的那包烟还没给我呢。”

“啊?”张佳乐呆:“什么时候的事儿?”

“……考第二的次数太多,考糊涂了么你”

“卧槽!叶修你这是人身攻击!”

“我哪儿了!哎我去张佳乐你别抢鼠标!”

被戳了痛处的张佳乐和叶修撕打着,一时间没主意到冷清的游戏厅里走进来了一个人。

TBC

思考着怎么给大孙一个狂拽炫酷屌的出场……
顺便这篇的设定是 1~3赛季出道:高三
4~6赛季出道:高二
7~(以后的)赛季出道:高一
【我庙因为放了大眼一年鸽子所以只能乖乖被叫学弟啦哈哈哈哈哈哈【你干嘛

寫給我最喜歡的繁花血景





前幾天又看了一遍那時花開,覺得蟲爹真矯情,一個大男人,那麽矯情幹嘛。不過真是矯情到我心坎去了,對雙花喜歡的簡直不得了。

什麼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開……說的人家太動心了好嗎……



我想起來,當初安利我去看全職的那個姑娘這麽和我說,

你看一百篇同人都不如去看一遍原作。



我想起來,蟲爹在本篇里說,

張佳樂名字很歡樂,但卻是全聯盟最悲劇的一個人物。

全聯盟沒有一個戰隊是以他們王牌角色的名字命名的,除了百花。

如果說王傑希早早的肩負起了微草的未來,那麽張佳樂肩負起的不僅僅是百花,還有他和孫哲平的未來。

張佳樂對百花到底有多少感情,沒人會真正理解。

張佳樂對冠軍的渴望有多麼迫切,沒人會真正理解。

唯一可能理解他的那個人,卻早早的結束了他本該叱咤賽場的時代。




前幾天還看了李莊的《身體清單》,覺得實在是太有范兒了。

我願把我身體里所有的碳,製成九千支鉛筆,贈給詩人。

我願把我身體里所有的磷,製成兩千根火柴,送給盲者。

我願把我身體里所有的脂肪,製成八塊香皂,贈予妓女。

我願把我身體里唯一的一點鉄,製成一枚鉄訂,留給我漂泊一世的靈魂,就訂在我愛的人心上。





那年,你是什麼花,我也是什麼花。


我只希望能在有你的身邊,再睡一夏。








閑來無事,隨便寫寫。如有bug,請別在意。感到矯情,不是錯覺。使用繁體,都怪輸入法_(:з」∠)_

【喻黄】队长你会唱小星星吗

一如既往的欢乐向ˊ_>ˋ单纯的想玩玩这个梗
短 lof主有病 ooc慎入






今天是蓝雨俱乐部值得纪念的一天,因为,他们这里终于出现了一只雌性生物。

不不不,这么说未免太不礼貌了一点。应该说是一只鲜嫩可口青翠欲滴可以食用的小萝莉。作者已经放弃治疗了,谢谢。

同样放弃治疗的还有蓝雨上上下下自从进了俱乐部就没见过妹子的一群糙汉,此刻正围着小姑娘团团站。

小丫头扎了两个小辫儿,大概两三岁还不太会说话的样子,穿着一件深蓝色带白色小碎花的裙子,瘦瘦小小的,长的还算标致。事实上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大部分长相都相差无几。如果不是亲爹亲妈来,抱错了也真不一定。

小丫头咬着拇指的指甲,看着周围围观她的一群男生,没哭出来也真是个奇迹。

“喂喂,这谁家的小孩啊,怎么都跑俱乐部里来了。”看够了,终于有人想起来问了一句。

“我的……”角落里的李远弱弱的举起了手,随即又感到有点不对:“呃……不是我的,是我亲戚家的。他们来G市看我,然后今天跑出去玩了,嫌带这孩子太麻烦就让我看着,他们说反正我一天待在俱乐部里,也丢不了……”

卧槽,亲爹亲妈啊。其他人不约而同的想着。



“那既然都来了,总不能亏待人家是不是”某个关键先生提议。

“是呀是呀,黄少快讲段相声!”

“what?!让黄少讲相声,你疯了吗?”

“喂喂我说你们一直盯着人家小姑娘看就算了现在到了真正用你们的时候你们又一个个都怂了连个话都不敢搭多大出息啊!还有谁刚刚让我讲相声啊徐景熙是不是你不用躲我看见你了……”

“压力山大……所以到底有没有人能把这孩子安顿好啊。”

李远泪流满面的想这孩子是我带来的好吗你们看看我啊。不过他和这孩子也认识才不过一个早上,而且带来的路上她还一个字没跟自己说过呢。

“这孩子不是李远带来的吗?你们在这儿瞎掺和什么劲啊,让小远自己来吧!”徐景熙终于想到了重点,立马把包袱抛给李远。

李远随即惊恐的表示他自己和这小丫头也不熟。

“黄少不是能讲吗?让黄少来啊!”包袱立马又回抛给了黄少天。

“就是就是!总不能让人家一直在这儿站着吧!”

“黄少快来啊!”

黄少天从五十米外被这些损友拽了回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把推了过去。

他一个踉跄,在离小姑娘还有半步的时候停下了。

小姑娘抬起头看他,眼神特别真诚,比方锐还真诚。

都这份儿上了,黄少天不说话也不行了,后面的人全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黄少天简直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掏出手机准备录像了。

他憋了大概有两秒钟,终于张开了嘴:





“直角三角形斜边中线等于斜边一半负数和零没有对数线面平行则线线平行如果一组平行线在一条直线上截得的线段相等那么在其他直线上截得的线段也相等平面内与两个定点F1F2距离的差的绝对值等于2a的点的轨迹弦切角等于它所夹弧所对的圆周角欧拉公式eiθ = cosθ +i sinθ! ”


……有那么一瞬间,世界安静了。

第二秒,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地泣双鬼。

“黄少!你怎么把人家弄哭了!”

“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至少我尽力而为~”

“别唱了……我感觉她哭的更厉害了”

黄少天心中腹诽,不是你们让我说话的吗……

一时间哭声,安慰声,吵闹声,吐槽声,歌声,辩解声,一齐凑发,众妙毕备,满座宾客无不伸颈,侧目,微笑,嘿叹,以为妙绝……

“现在怎么办啊!”

“you ask me,I ask who……”

“哎呀呀小妹妹别哭了好不好哥哥给你唱小星星……”

突然,不知道黄少天这话是不是真的起了作用,小姑娘真的不哭了。

众人刚要欢喜,突然发现在他们身后有一道人影越拉越长……

“各位。”喻文州在他们身后微笑着说:“已经到训练时间了,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鬼啊是队长!!!!”



蓝雨俱乐部内。

所有人一如既往的安静训练。唯一不同的是,一个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小姑娘正含着一根棒棒糖,坐在一张高高的凳子上荡着双脚,夹在喻文州和黄少天中间看他们打荣耀。【作者表示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用这么长的定语,被自己感动到了】

荣耀的画面一直有点血腥,小姑娘看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哭,也不禁要让人细思极恐了。

黄少天有点憋屈。



半个小时前,喻文州笑眯眯的蹲下来平视着刚刚把他们折腾的鸡飞狗跳的小孩。

“你是李远带过来的吧?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伸出三根手指:“我叫……娟……娟娟!”

众人觉得他们的队长一定有某种魔力,不然刚刚这小鬼怎么一见他就不哭了。

“娟娟乖,在这儿和哥哥们安静待会,中午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小姑娘用力点了点头。

众人继续在心里吐槽,你让人家在蓝雨食堂吃什么好吃的啊……秋葵吗?

喻文州又转过身来说:“少天,去对面商店给人家买点糖吃吧。”他一脸你自己惹的祸还不赶紧表示表示的表情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老大不情愿的哦了一声,小跑着出门了。



于是变成了现在这副情景。

黄少天有点愤愤的敲着键盘,身后有个人看着,虽然是个什么都看不懂的小孩,但他还是感觉怪怪的。

“呀!”小姑娘突然叫了一声。

什么……黄少天有点茫然,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干啊。

不过很快小女孩又安静了下来,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黄少天的电脑屏幕。

很快,她又突然指着屏幕叫了一声,因为不太会说话,她每次喊的都是单音节的感叹词,其他人也都是莫名其妙。

不过黄少天这次看清楚了,刚刚是一个机会,一个夜雨声烦反击的机会。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的,总之剑圣大大是刮目相看了,小声嘟囔着:“哎呀,这孩子真的这么有灵性吗……”

“哦!”小姑娘第三次发出声音的时候,训练室里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看过去了,只见黄少天说着:“哦!你也觉得这是个机会吗!看我追上去,三段斩!上挑!拔刀斩!嘿!瞧见哥哥厉害了没有!”“嗯!”“哎呦喂失手了,没事看我的,仙人指路!幻影无影剑!哪儿跑看剑……”

黄少又开启嘴炮模式了……众人有些脱力的想。

说时迟那时快,喻文州大爆手速从兜里摸出一根黄少天刚刚买的棒棒糖塞进了他嘴里,硬生生让他把还没说完的一万八千个字给咽回了肚子里。

此刻,剑圣叼着根棒棒糖坐在前面打荣耀,小姑娘叼着根棒棒糖坐在后面看荣耀,场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到了中午,黄少天已经和娟娟产生了相当深的革命友谊,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她碗里夹菜“哎呀你也不喜欢吃秋葵么真是巧了我也不喜欢。可我们队长每次都逼着我们吃还说什么有营养之类的不想吃就不吃呗真奇怪是不是……哎哎吃点这个!”

且不论三岁的孩子能不能吃这些,不过黄少天夹到碗里的菜小姑娘还真的多多少少都吃了一点。除了吐出了秋葵。

其他人都装作不经意的抬头看了眼喻文州。喻文州笑了笑,继续扒饭,没说话。

寒意不打一处来啊。黄少快停下吧,我们觉得现在你还可以抢救一下……



傍晚,high了一天的娟娟的父母可能终于想起来他们还有个孩子在外面,过来接走了她。

“今天真是麻烦你们了!”娟娟的妈妈临走前感激的说:“快,和哥哥们说再见吧!”

蓝雨的一屋子大老爷们又像早上刚见到她的时候一样,羞涩的躲在喻文州身后冲她摆了摆手。

“不麻烦,娟娟很乖。”喻文州很客气的说,同时意味深长的看了黄少天一眼:“祝你们在G市玩的开心。”



“拜拜。”黄少天蹲下来冲小姑娘挥了挥手。

“哥哥拜拜。”小姑娘对她甜甜的一笑,黄少天身后的蓝雨众人受到了两千点攻击,此时只剩一层血皮了。

她刚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小星星!”

“噗”黄少天没忍住笑了出来:“还记得呐!行行行下次有机会你来G市我再唱给你听”

小姑娘蹦蹦哒哒的走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散了。只留下喻文州有些忧愁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心下一惊:“怎么了队长?”生气了?难道自己中午在饭桌上说的太光明正大?说起来队长好像也一个下午没理自己了,难道……?

“嘿嘿队长要不我也给你唱首小星星我跟你说我才不像宋晓那家伙唱歌跑调呢嗯你听好了啊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有点阴沉的脸色,顿觉不妙。他们队长又不是周泽楷,此时不说话肯定是有原因的。

“哎其实队长我还会唱英文版的……twinkle twinkl……”

黄少天第二个单词的音还没发出来,便发现喻文州毫无预兆的低下头附上了自己的嘴唇。

对方的舌头第一时间就撬开了自己的牙关,肆意妄为着,他俩现在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纵使是黄少天也觉得有点羞耻。

等他们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喻文州又恢复了之前笑眯眯的表情,看着黄少天。黄少天觉得自己有点脚下发软,脸一直红到耳根。

世界再次安静了几秒。

“……队长,你会唱小星星吗?”

“不会啊。”喻文州笑着看向他

“那我教你好了。”


“好啊。”

END
通篇不知道自己在写啥……